江苏扬州秦邮特钢污染环境 环保部门称“监测正常”

2018-09-12 19:57:05    来源:消费时讯    

日前,本报接到江苏省扬州市高邮市“秦邮特钢”(以下简称秦钢)附近村民举报,称秦钢长期排放烟尘,污染环境,对当地的生态造成严重影响。长期以来,污染不断,却一直得不到治理。为调查取证,本报派记者前往当地进行调查。

2018年9月8日,本报记者几经周折来到了秦钢驻地。远远望去,企业上空一片灰蒙蒙的景色,车间里正在热火朝天地进行生产。在举报人的指引下,本记者来到企业的西北角(东墩桥附近),但因X304东甘路边的树木太高、太密,根本无法拍到秦钢污染的实际情况。举报人告诉记者,可以去路东边一幢未拆完的二层楼那里去看看。

本报记者来到那座二层楼进行观察,当时是上午8点30分左右,离着秦钢大约1000米的距离,但已经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座高炉和两根烟囱中间冒着蓝烟,粉尘飞舞,直飘到空中(有照片为证)。

9点左右,记者准备离开的时候,又看到高炉斜对面有一个圆形建筑的车间,车间顶上的三根烟囱也开始间断性地冒着烟尘,而且每个烟囱冒出的烟颜色不同,最东边的以白色烟雾为主,偶尔会有灰黑色的。中间的烟囱则是间断性地冒着白色烟雾,而最西边这个烟囱冒的烟时而是铁红色,时而是黄色。这些烟尘,可谓是各有特色,互不相同。

本报记者从8点多到12点30分这4个多小时的时间,看高炉跟两根烟囱中间车间这里不停地冒着烟尘,只是程度有轻有重,不一而足。

当天下午,本报记者拨通了当地的12369举报热线进行举报,说明了秦钢的污染情况,希望环保局能够到现场执法。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回复说:我跟领导汇报一下,到时与您联系。可直到8月10日(星期一),本报记者也未接到任何回复。于是,本报记者又拨通了高邮市的12369举报热线,第一次拨通后无人接听,第二次也是如此,到第三次拨通时,竟然被粗暴地挂断了。最后,记者只好通过扬州市12369举报热线反映情况。接电话人员留了本报记者的电话,让等消息。后来,高邮市环保局(监察科)一王姓科长与本报记者取得了联系,让加其微信,把图片发过去。记者向王科长说明了秦钢的污染情况。王科长说:我们将选择时间重新安排监测单位进行监测。记者问:这个企业目前是在线监测吗?王科长讲说是,要寻找对应点。记者又问:那这个时间段在线监测数据正常吗?王科长则表示“应该正常”。

本报记者对此感到十分疑惑,在线监测数据是正常的,企业在生产时冒出那么严重的烟尘,白色烟雾排出后随那散发,而烟尘排出后则许久都挥之不去。在用肉眼和相机都可以非常清楚地分辨其颜色的情况下,在线的监测数据却“应该正常”,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是企业污染的还不够,还是在线监测形同虚设?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要求“必须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第一章第四条也明确指出“保护环境是国家的基本国策”。《环境保护法》第一章第六条更是具体规定:“企业事业单位和其他生产经营者应当防止、减少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对所造成的损害依法承担责任。”可是,秦钢严重污染环境,却不思改过,仍然大肆污染。长此以往,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如何贯彻?十九大报告中布置的“坚决打好污染防治的攻坚战”这一重要任务又将如何完成?当地的绿水青山将何在?

《环境保护法》第五章第五十三条规定:“各级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和其他负有环境保护监督管理职责的部门,应当依法公开环境信息、完善公众参与程序,为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参与和监督环境保护提供便利。”可是相关的环保局对举报信息拒不回复,甚至根本不接电话,已经严重地违背了此项规定,究竟置国法于何地?

当地环保局不愿意与外界沟通,这其中的隐情很难猜测。一是对秦钢的污染行为早已知悉,不需要外界提供帮助。可既已知晓,为何不采取措施呢?是无心的懒政,还有意的不作为?二是对外界的介入有所忌惮,如此一来,很多事情就失却了转圜的余地。可是执法部门要如何转圜呢?是面对企业情面难却,还是面对群众易于推托?三是惧怕事情的曝光,既增加麻烦,又有损政绩。然而,怕麻烦为何还要设立执法部门呢?发生污染有损政绩,难道治理污染不是政绩吗?除此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隐情,都很难说。但无论如何,总该给受害群众一个交代,方不负人民对政府的期许和信任。

[编辑:消费时讯]

相关新闻

网站简介|版权声明|法律顾问|广告服务|合作加盟|供稿服务|招聘英才|网站声明|监督投诉|人员查询|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双惠苑甲5号  邮编:100020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779686

Copyright © 2000-2018 tzhnt.cn All Rights Reserved.

环保头条 官网 官方微博
微信扫一扫 微信 获得更多内容